灣家人,懶癌末期,最近忙成狗
頭貼繪師:@伊藤,已授權
11

《文豪野犬/芥敦》不告而别 下(完结)

#永遠ooc注意

#虐狗向

#友人的生日賀@龍二優克亞 

#完結篇


前篇請走——
上:http://zuyumi0308.lofter.com/post/1e0a91cb_cce2226
中:http://zuyumi0308.lofter.com/post/1e0a91cb_cde213c

「中也前輩?」芥川接起了電話,「好...是的,我知道了。」

芥川龍之芥看著還在熟睡的愛人,揉了揉他那頭參差不齊的白髮。

「南非...真遠啊」

芥川快速收拾完自己的隨身行李就等中原中也來接了。

「好了嗎?走吧。」

「嗯。」默默提著行李放上港口黑手黨前輩的超跑。

「道別了嗎?」中原中也看似不經意的提起。

「還沒,我想不用。」因為,你一定會等我回來的吧。而我,也會早點回來。

「那就走吧。」中原中也坐上駕駛座發動車子。



「這是這次的任務內容,你看一下。」中原中也從駕駛座旁抽出一疊資料,「這次支援的對象是南非的傭兵組織。是首領親自帶領,不過首領並不會親自前往。由於支援他們對我們來說有利益可圖,所以只有派你一個支援,意思意思一下。他們是被政府討伐了,所以你的任務是拖住他們,由首領前去向政府交涉。」





「你說什麼!?」敦瞪大眼睛。

「芥川他....」中原中也摘下頭上的小禮帽。

「為什麼他出門都不跟我道別...嗚嗚...」敦忍不住的流下眼淚。

「總之,節哀順變。」中原中也離開了武裝偵探社,「打擾了。」



#

「死因是對方偷襲失血過多致死是嗎?」太宰跟在中原中也後頭笑眯眯的問。

「你說?」中原中也挑眉。

「沒有任何的陰謀?」

「你覺得有?」

「當然,我們的首領可是個謀略家呢。」

「不,這次不是,還沒查到,不過不是他。」

「查到之後,不介意和我分享吧?」

「哼。」

#



「哈...哈啊,呼...」滿頭大汗的白髮青年從床上躍起。

「還好嗎?」泉鏡花一臉擔憂的看著。

「嗯...只是...」

「夢到那段過去了嗎?」

「...」青年沒有搭話,只是默默低著頭看著自己打右手背。

那是他和芥川最後一次去樂園,也是芥川出國的前一天,那個樂園的工作人員為他們蓋的印章。

由於外國的黑手黨介入這種事並不能浮上台面,芥川的遺體在當地直接被處理掉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中島敦在中原中也的告知下才知道這件事,那是芥川到達當地的第一晚。

中島敦默默的將兩手食指交扣,試著去感受那殘餘的感覺。

在芥川出國前特別跑去訂做的對戒,再也送不出去了。

死因為失血過多,原因是敵方偷襲成功,芥川來不及反應。

時隔多年,只隱隱約約記得那名黑髮青年是他的愛人。





被刻意壓下的葬禮儀式,被刻意壓下的事情始末,被刻意壓下的傷心回憶。

一點一滴,有如露水一般,正從枝葉上滑落;一點一滴,有如砂礫一般,正從指縫間落下。





哇嗚寫完了(撒花

我寫到現在發現自己寫的最順手的是虐文( ;´Д`)

下篇大概是更心門或是只為你(abo那篇)

今晚沒意外的話不會更,週五晚上見!

來聊聊三篇的順序吧///

上是芥川出國的前兩天,中則是出國的前一天兩人都放假所以跑去約會,下的前半部是出國那天早晨發生的事,後半部則是多年以後,有人猜到了嗎?(・ω・)ノ

來不及送出的戒指上頭刻的是"never leave you"跟"follow you to everywhere",前者是芥川的,後者則是敦敦的,是說這兩句話根本打臉兩位(

最後還是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哇///

2016、11、10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