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懶癌末期,最近忙成狗
頭貼繪師:@伊藤,已授權
4

《文豪/無賴派三人》太宰治_自白


#嘗試推算原作的時間軸有誤請告知><
#無cp向
#太宰第一人稱主視角
#短打

我名叫太宰治,今年是織田作過世的第四年也是我離開港口黑手黨進入武裝偵探社的第二年。

與組合的大戰剛到一段落,在這段期間我曾去找過在異能特務科裡的阪口安吾,拿著槍指這他我毫無罪惡感,或許是因為織田逝去的關係吧,我潛意識告訴自己眼前的人就是安吾逝去的兇手,雖然他並無意害死織田作,雖然我知道一切的原因都來自於首領派他當間諜的命令。
——我可是還沒原諒你喔?
我手裡拿著他的手槍指著安吾,微微動怒。

我感謝你,織田作——是你讓我走上救人的那條路。
我抱著花束,蹲坐在織田作的墳前,手摸著一年沒有修剪而長長的雜草。
——如果把這些草保存下來,或許就是我對你的思念吧。
姓名:織田作之助
診斷結果:當場死亡
詳細原因:子彈貫穿心臟
即使知道原因,看到診斷證明時還是無法接受,我腦袋空白愣在急診室門口,直到護士小姐跟我說:「先生,你擋到路了,能借過一下嗎?」,我才愣愣的回過神,看著年輕貌美的護士,我沒有像以往一樣出聲邀約一同殉情而是默默的離開隸屬於黑手黨的醫院。
中也站在急診室門外抽煙一手搭在他愛車的車頂上,「首領找你。」他捻熄香菸指著身後的車子示意我上車。
「沒心情。」我繞過他走向路旁打算攔輛計程車回家。
「我知道。」他捉住我拿著診斷證明文件的手,「回家,我載你一程。」
默默的坐上中也的車子,暗紅低調而奢華的跑車奔馳在道路上。
一路上,我沒有開口,而中也只對我說了句:「該醒了,青花魚。」,他打開敞篷點燃兩枝香煙一枝遞給我。
沈默的抽著菸,我腦中的思緒終於搭上線了,整理著一天下來發生的種種事情,一切來的太快讓我來不及阻止。



太宰對安吾的感覺沒有抓的很好所以不敢寫太多😭😭😭
大概會有織田作的自白,不過安吾的我覺得我大概寫不出來(

2016、12、03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