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懶癌末期,最近忙成狗
頭貼繪師:@伊藤,已授權
33 7

《文豪野犬/太中》意料之外

#短打
#柏村是中原中也的舊姓
#偷偷的撒點糖
#不會撒糖
#希望糖沒有打翻
#預警ooc

對於太宰治來說,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即使是千萬分之一的機率他也早就預料到了。
這輩子太宰治還沒有這麼失策過,而那個讓他失策的人名叫——中原中也。

太宰治手戳著酒杯裡的圓形冰塊,看著它因為受力而下沉,然後上浮,太宰治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這是一家酒吧。
一個橘髮的青年推開門走了進來,直直的朝著牆角的吧台走去。
「今天還是一樣嗎?」
看著橘髮的青年將肩上的大衣遞給一旁的侍女,吧台的調酒師走過來詢問。
「對,不過我今天是柏村。」
橘髮青年在玩弄著冰塊的太宰治身旁坐下。
「"柏村"先生還真是有興致哪。」
太宰治戲謔的嘲諷。
「這位先生,我可不認識你。」
橘髮的青年挑眉看著太宰治。
「你好,敝姓柏村。」
橘髮青年伸出手。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太宰治。」
黑色捲髮的青年伸出手,握住了"柏村"的手。
「柏村先生,你的調酒好了。」
調酒師像是對中原中也和柏村兩人身分切換感到麻痺了,像是這位客人經常這麼做一樣。
「謝了。」
柏村拿起酒杯輕啜了一口,調酒裡的水果香散佈在口中。
通常他會這麼做是因為想放下黑手黨幹部的身分,回憶在他改姓之前的那段生活。
那段平淡,卻不無味的日子,嚐起來就像手中的調酒一般,清甜不刺激。
他已經多久沒像這樣,像個普通上班族一樣,下班就到居酒屋小酌,交流感情。
加入黑手黨之後,許多的任務結束以後總是必須第一時間清理身上的髒污或是血漬,回到家再出來喝杯酒的感覺也不一樣了。
柏村細細品味著手中專屬於他的特調。
「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喝一杯?」
太宰治微笑著看他。
「當然。」
柏村朝著太宰治燦笑。他舉起酒杯晃了晃向太宰治致意。
「敬柏村先生。」
太宰治拿起調酒師端上來的葡萄酒淺嚐一口。
「敬你那討人厭、虛偽的笑容。」
柏村舉起杯子一口氣喝光裡頭的液體。

「柏村,我喜歡你。」
太宰治朝著微醺的柏村說。
「你喜歡的人應該是叫中原中也才對。」
柏村趴倒在桌上,睡了過去。
太宰治從柏村的口袋裡頭拿出對方的皮夾,從裡頭拿出鈔票付了帳,轉身背起中原中也,走向夜晚的道路。
「我難道不能貪心的兩個都愛嗎?」
太宰治背著喝醉的橘髮青年走著。
「嗝、太宰治、你這...」
柏村在太宰治背上不斷的搖晃。
「愛上你還不簡單?」
太宰治對著自己說。
「你只能愛中原中也。」
柏村迷迷糊糊的呢喃。
「是嗎?果然不論是中原還是柏村都很霸道吶。」

——但是我都喜歡。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我快擺脫報告地獄了(撒花#
接下來準備期末跟托福我就可以繼續填坑了www
嘛⋯⋯95fo了///
百fo要來點個文嗎_(:з」∠)_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