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懶癌末期,最近忙成狗
頭貼繪師:@伊藤,已授權
29

《文豪野犬/太中太》詛咒


#全文3000+ 

#期末報告修羅結束後的復健產物(#
#復健摸個更新
#占卜師中也&(有病)顧客太宰
#看看就好,是糖,別跟我計較語病了...
#我到底都在寫些什麼◡ ヽ(`Д´)ノ ┻━┻


00
大雪紛飛的夜裡,全身血跡斑斑的中原中也走進一家醫院的急診室裡。
「借過!有急診病患!」
三個護士小姐急急忙忙的推著擔架跑出來。
「你怎麼了?叫什麼名字?」
中原中也一拐一拐的走到急救站,一邊的護士立刻上前關心。
「中原中也,被砍。」
中原中也簡短的回答。
「來這個給你,你先去那邊坐著等醫生。」
護士小姐看中原中也的血已經止住了,更何況他身邊並沒有朋友陪他一起來急診,護士小姐先拿了幾塊止血紗布遞給中原中也請他自己止血。
做占卜師這行身兼幫人下詛咒的中原中也對攻擊這件事早已見怪不怪,對於占卜結果或是詛咒效果不滿意的顧客也不在少數,為此他還特別去學了一點防身技巧自保,為的就是應付這些這些莫名奇妙的顧客。
「怎麼又是你啊?」
剛剛急急忙忙推著擔架出去的護士小姐們對著擔架上的人說。
「...」
擔架上的人沒有回應,只見他不斷咳嗽,似乎是嗆到了。
「中原先生?這邊請。」
護士小姐走出來帶著中原中也進去診間。

01

「謝謝。」
中原中也禮貌的道謝,關上診間門準備回家。
「這位美麗的小姐,你願意陪我殉情嗎?」
才走出急診室大門,中原中也就看到一個人影跪在自己面前。
「...」
「......」
「.........?」
現在是什麼狀況?

02

理所當然的拒絕莫名奇妙的殉情邀約之後,中原中也的身後就搭上了一個跟屁蟲。
「啊...雪好大,我的東西也都被沖走了、哈啾!」
太宰治看著急診室外頭的一片雪白。
「喔。」
中原中也壓根不想理對方,轉頭就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太宰治則是主動的跟上中原中也的腳步。
「你幹嘛?」
中原中也回頭瞥了太宰治一眼。
「借住一天吧,我家離這裡很遠耶。」
太宰治理所當然的說。
中原中也看著對方挺可憐的於是就默許了,當然,他後悔了。

03

一路上太宰治不斷跟他聊著有的沒的,嫌中原中也的品味和醜到爆的帽子,還幫他取了一個難聽的綽號。
太宰治跟在一臉不爽的中原中也身後一起進了他位在二樓的占卜屋。
「我說、你什麼時候才要滾?」
中原中也拉著太宰治的衣領把人提了起來,當然太宰治的腳是不可能離地的。
「中也,」
太宰治一臉正經的盯著中原中也,看得對方滿頭問號,「我要委託你詛咒我去死。」
「蛤?」
早知道剛就不該同情這個人讓他跟回家,這種社會敗類還是應該資源回收...啊不,是丟進焚化爐才對。
「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如願。」
中原中也恨不得現在立刻馬上詛咒死眼前的討厭鬼。

03

中原中也一手抓著小稻草人,一手拿著針狂戳心臟已經太陽穴的位置洩憤。
一旁作為詛咒對象身兼委託人的太宰治哼著殉情之歌不解的看著眼前的橘髮青年,用著一種關愛智障的眼神。
「為什麼你什麼事都沒有?」
中原中也抱怨著。
「我應該要有什麼事?」
太宰治一臉不解。
「你...算了,沒事。」

04

「太宰治,起床給我滾回你家!」
中原中也搖著睡在沙發床上的太宰治。
「嗯...」
沒有回應。
「太宰治!」
太宰治還是沒有回應。
「不會是...發燒了吧?」
中原中也摸向對方的額頭,掌心傳來了大量熱能。
「很好,我今天生意都不用做了。」
中原中也抱怨歸抱怨,還是拿起車鑰匙帶太宰治去醫院。

05

一週後中原中也心情非常不好的跑去酒吧喝酒,好死不死還遇上了正在邀請老闆娘一同殉情的太宰治。
「啊唷,是矮子蛞蝓啊。」
太宰治直接把中原中也頭上的帽子高高舉起左右搖晃。
「給老子還來!」
中原中也連帽鍊都勾不到,他乾脆把酒杯大力放到桌上,杯子裡頭價值不菲的液體還因此濺了不少出來。
「中也,你該不會忘記我的委託了吧?」
太宰治把帽子降到中原中也拿的到的地方又突然拿高,氣得中原中也牙癢癢的。
「先把帽子給我還來!」

06

中原中也拿出一疊紙,無視對方的哀嚎,強行拔下太宰治的頭髮作為祭品。
紙上陣法的青色光芒打在中原中也的臉上,看起來挺駭人的。
......失敗。

07

「滴答滴答...」
牆上黑色骷髏形狀的時鐘指針不斷向前跑。
晚上6點30分,距離太宰治下班還有半小時。
這是一間占卜屋,不同於其他的占卜屋神秘的氛圍,這間店店的裝潢採用大量中世紀歐洲的哥德風素材作為設計理念。
身穿黑紅色斗篷的店主用手捧起面前的水晶球,盯著水晶球看了一會,中原中也拿起一旁的手機打開通訊軟體,朝著名為"繃帶青鯖"的聯絡人發起聊天。

"你今天會來嗎?"
"會吧。"
"要一起吃晚飯嗎?"
"可以啊。"
"你要吃什麼?"
"都可以啊你決定~"

08

肯定沒有人相識是因為被邀約殉情的吧?中原中也突然想起他們兩人相識的過程,一邊碎碎念一邊拿起錢包準備出門買兩人份的晚餐。
中原中也離開之後一個人影就光明正大的橇開上鎖的屋子,一屁股坐在店主專屬的絨毛椅上,把玩著桌面上排放的各種器具。
「我說你個死混蛋,給我從我的椅子上滾起來!」
提著兩人晚餐的中原中也站在門口怒吼。
「不要,中也的椅子好舒服。」
太宰治換了一個姿勢在椅背上蹭了兩下。
「...」
中原中也已經放棄這傢伙了,他走到後頭的小房間坐下來準備解決晚餐。
「中也你好無情...」
太宰治不要臉的湊到中原中也的肩上,輕輕的氣流惹的中原中也發癢。
「坐著吃飯,不然我就趕你出去。」
中原中也沒好氣的說,手則是從旁邊的袋子拿出屬於太宰治的那份餐點。
「我開動了。」
太宰治打開面前的餐盒吃了起來。
「我說中也,你什麼時候可以詛咒成功讓我死?」
太宰治突然拋出的問題問的中原中也一愣一愣的。
「現在來啊。」

09

中原中也很快的去拿了幾支筆回來,直接蹲在地上畫起了陣法,嘴裡還念念有詞。
「媽的...再沒死...我...去死...」
「嗯?中也你說什麼?」

10

中原中也已經把他的必殺技用掉了。
「媽的為什麼沒死!」

11

「太宰,為什麼要委託我詛咒自己?」
中原中也駕著拉風的敞篷車在山區的街道裡奔馳著。
他約了太宰一起來看新的一年的第一道曙光,誰知道那個混蛋居然給他賴床,害的他什麼曙光都沒看到,都八點了了還看什麼?
中原中也扶額,他彷彿能看見自己今年大概也是一蹋糊塗。
「中也覺得呢?」
太宰治反問。
「不知道。」
中原中也老實的回答。
「別人愛著我,我卻沒有愛人的能力。」太宰治撐著頭看著外面的雲,「生為人,我很抱歉。」#1
「太宰,我愛你。」
中原中也停下車子,用海水般深邃的眼神看著太宰治。「讓我教會你如何愛人——好嗎?」
「你確定?這可是不能重來的喔?」
太宰治笑笑的看著對方。
「嗯。」
中原中也篤定的點頭。
「新的一年,也請多多指教啦!我親愛的中也。」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快兩週沒寫就退化成這樣...(撞牆
明天還有一天可以複習然後就要去赴死了,不要臉的來蹭個人品,今天陰陽師抽到了妖刀好怕自己的人品飛光光了(#

#1的部分出自太宰治—《人間失格》記得有這兩句但是找不到qqAqqq 


2017、01、15_燦夏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