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懶癌末期,最近忙成狗
頭貼繪師:@伊藤,已授權
7 2

《文豪野犬/ 太中》心門05

#挖人家的傷疤(你
#太宰自殺蹺班去23333
#父母捏造 

#貧富梗paro
#少量私設

#求個紅心還是評論我都好...

#依舊ooc防雷
#沒問題往下

 前文請踩: 01 ‬02 03‪ 04


「中也,接的住嗎?」中原中也和父親在後院一起玩球。
「可以!」幼年的中原中也在同年紀的孩子中算是嬌小的那個,但是這並不影響中原中也的志氣。
中原中也的父親將球輕輕拋給自己的兒子,中原中也沒有辜負父親的期許穩穩的接下了藍色的皮球。
「中也真厲害。」一旁正在喝茶賞花的外公拍了拍手誇獎,對於小孩子來說這種誇獎就足以讓他們開心一整天了。「矢向,能過來一下嗎?」
「怎麼了?」和中原中也一樣有著一頭橙髮的男人走向自己年邁的岳父——也就是中原中也的外公。
「矢向...我們中原家可能要宣告破產了...」一手將柏村家拉拔到今日這個成果的老人無助的說。
「怎麼了?」中原中也的父親——中原矢向不可置信的說。
「啊...不孝啊。」柏村家的大家長摸著下巴的鬍鬚感嘆。
「......」中原矢向沒有回答,默默的坐在岳父的身旁。
「你妻子的姊姊掏空了我們的財產,而且是一點一滴的慢慢拿走,」老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繼續說,「等到被發現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
中原矢向看著後院的河川還有自己的兒子,靜靜的聽對方說。
「總之已經無法挽回了。」老人淡淡的說出結論,「你與柏村家切割關係也是可以。」
「我是這種人嗎?」中原矢向微微動怒。
「不,別激動。」老人和藹的笑著。
「柏村茉由是我這輩子唯一愛的女人,也是最愛的一個!」
「是嗎?這樣真是太好了。」老人拿起一旁的和菓子遞給中原矢向。
「不用了。」中原矢向擺手拒絕對方的好意。
「離開吧。」老人看著抱著皮球跑過來的孫子,一把把人抱到腿上,「中也要吃嗎?」
「阿公、拔拔,你們在說什麼?」中原中也張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兩個大人,「人家也要聽...」

突然變的一片火紅。

火紅,火焰的紅。
「拔拔!麻麻!」幼小的孩子喊叫著。
「中也別怕,爸爸現在就帶你出去。」中原矢向溫柔的抱緊中原中也。
兩人壓低身體往前移動,就在與出口幾步之遙的距離,木造房屋的樑柱突然掉落在兩人之間,作為父親的中原矢向意識到自己將被阻擋出路,情急之下將年幼的兒子向外推出火場。
因為被父親推出火場而生還的中原中也茫然的看著大火吞噬房屋,年幼的少年什麼都不懂,他唯一知道的是父親、母親和外公死在這場「意外」之中。
隔沒多久鑑識報告就出來了,原因非常離奇是壁爐起火,夏天誰會用壁爐?再來就是燃燒的位置,整間柏村的宅邸都由木造的日式房屋組成,起火的位置卻只在主宅,也就是中原中也一家和族長住的地方。
看似正常的鑑定報告卻又有著不合理之處,雖說不合理,但是眼下僅是一名小學生的中原中也能做到的事情也有限,這在中原中也阿姨的眼中就像是一個病貓的行為。
母親的姊姊像是提防著中原中也一般,處處針對,可能是因為中原中也是首席的繼承人,怕自己父親的財產被繼承走,中原中也母親的姊姊開始四處放話,像是中原中也的出生是一個厄運的開始,柏村家是被詛咒而破產的...母親的姊姊把中原中也是柏村家繁盛時期的最後一名後代子孫這件事不斷放大檢視,到最後甚至出現了剋死自己父母親的這類誇張謠言,甚至衍伸出了「被詛咒的後裔」這個誇張的稱號。
中原中也向來不是個會執著於財富的人,他豪邁的改了姓氏,離開故鄉,他展開了「中原中也」的人生。
「呵...被詛咒的小鬼。」、「就是他...」、「柏村的後代...」
場景不斷變換,身邊的無臉人圍繞著中原中也。

「不是我!」中原中也猛地張開眼睛。



耍廢夠了回來繼續填坑(*¯︶¯*)
今晚在拼一更///

燦夏_2017、01、26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