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懶癌末期,最近忙成狗
頭貼繪師:@伊藤,已授權
21 15

《文豪野犬/太中太》昨日


#2000+完結
#失憶設定
#cp無差
#日記格式

——致Nakahara chuya:

從我開始和你分享生活上的事情至今,時間也過了半年了,最近終於有一些有趣的事情發生了,至少讓我生活不再枯燥乏味的那種。
這個月有一個橘髮的青年被送到了我們這邊,送他來的是一名相當貌美的和服女性,整齊的服裝以及盤髮,還有和外表相當不搭調的殺氣,這名女子威脅了櫃檯人員要求我成為他的專屬治療師——我也無法理解這是為什麼,因為失憶相關的治療並不在我的研究範圍裡,把這句話說給敦君聽時他還很誇張的瞪大眼睛說,我差不多已經是全能的了,挺誇張的反應對吧?
這件事本身聽來是不怎麼有趣,但是我對這名青年有種好奇感,便接下這個差事。青年的家中似乎很有錢,他的三餐等等相關生活方面的問題,使用的東西不外乎也都是上等的,畢竟誰有辦法每天把紅酒當水喝?

十二月十一日 太宰治啟

——致Nakahara chuya:

只能說這人的脾氣真是糟糕透了,糟糕的一塌糊塗,難怪他的家人會把他送到我們這裡,不僅暴躁也很暴力,我今天還跟他「切磋」了一下,果然人矮神經就會比較短、接到身體指令後的反應速度也是快,真是的,幸好我靠著我的腦袋整整他,將局勢扳回一城不然可就真的是被他壓著打了。
打完過後我馬上就被主任國木田獨步叫去辦公室喝茶聊天了,不僅被下了禁止對病患拳腳相向的禁令,還被立了一份禁止自殺、翹班等等的雇用契約,嘖嘖。
這人的失憶症挺神奇的,有時忘的一乾二淨,有時並沒有失憶。聽他說起來,他的記憶裡幾乎都是有關於一個男人的記憶,我想肯定是他的摯友吧?我真對那個人感到有些興趣,想問他有關於這個人的一些詳細事情時,他居然忘記了,真是可惜呀。

一月十日 太宰治啟

——致Nakahara chuya:

不知不覺中居然也寫了不少篇,當初寫這個也只是寫著好玩的而已。
我又來分享有關我那個失憶症患者的事情了,我帶他去醫院回診,那個當初送他來的那個女子也有出現,感覺上是他的阿姨之類的,蠻關心他的所以我想應該是親人。這回他有和醫師提起自己回憶裡出現最多次的那個男人,醫師還沒回答那個大姐就搶著回答了,他是他的竹馬,從小一起長大,我還聽到了不少的秘辛呢,我們離開醫院後就被請去港口黑手黨的大樓做客,我才知道這個人和這名大姐都是黑手黨的幹部,感覺還有那麼一點微妙。
被請去做客當然不是什麼好事,明顯對方也有先查明我的身分來歷了,不然怎麼敢把一個失憶的幹部交給來路不明的人照護呢?

二月八日 太宰治啟

——致Nakahara chuya:

不知不覺過了三個月了,窗外的景色也從雪景換成了春意盎然的草地,他的情況有好轉了,不過麻煩的一點就是他一直拉著我把我當成他的男友。
這傢伙最近失憶的情況好轉了不少,也想起了一部分的記憶,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這傢伙從昨天一早醒來就拉著我當成他的男友,這種感覺還真是......,我有撥了通電話去問問那個黑手黨的幹部,他什麼也沒說只拿了兩張照片給我,一張照片上頭兩個男孩,兩個人身上都打著石膏、包著紗布,另一張則是兩個約莫二十歲上下的青年,兩人抱在一起,後頭那名看起來身高較高的青年將人圈在懷裡,兩張照片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兩個是一樣的人,以及都長的和我非常相像......,我默默的收下兩張照片,之後就是放任他的行為了,畢竟要是這樣能幫助他的記憶恢復,也沒什麼不好的。
從他來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他的名字發音竟然跟你一樣,是巧合嗎?

五月二十一日 太宰治啟

——致Nakahare chuya:

那個人到我們這裡也過了將近半年,恢復一直都還不錯,也陸陸續續想起了不少看起來挺珍貴的回憶。我和他也一起經歷了不少事,他們已經決定要在七月底搬離這裡,回去自行休養了,聽到這消息時是有那麼一點的不捨,我覺得我愛上了這個和你同名的人了。
我想我也寫了不少篇,但畢竟都是以明信片的方式寄出,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
有收到的話希望你能回我個信,我想你大概也會好奇為什麼我會不斷給你寄明信片吧?那是因為我在一場車禍中失去了有關於你的所有記憶,似乎還有一個黑手黨組織的所有記憶,我連這些東西的寫法也都忘得一乾二淨,所以我連你的名字漢字該怎麼寫也不知道了,希望你能替我解答,不管是你的名字的漢字寫法或者是我們兩人的關係。

六月十七日 太宰治啟



幾篇日記也不要臉的上來更新一下......我還是暫時放棄日更了_(´ཀ`」 ∠)_這幾天一直在碼字碼不出個所以然的輪迴之中#接下來還是一週雙更好了......應該可以吧?
順帶一題這篇失憶的並不是各位眼睛看到的呦☆依舊食用愉快(´▽`)
順帶一提我生日快到了(*/ω\*)(沒人想知道好嗎
2017、02、28_絢夏

评论(15)
热度(21)